2008/3/13

春花春情 Spring

春天來了,桃李杏一夜之間冒出了新芽與花苞。滿山美景之際,我們也開始考量雞羊們的「春天情事」。



























當羊兒三個月大時,就有交配和生殖能力,為了避免它們無意中近親交配 (例如兄妹、姐弟、母子),我們決定繼續圍出第六牧區,把貓熊、蓋兒、和到五月中旬就滿三個月的小公羊,一起放到那一區,與所有母羊隔離。

要圍出這麼多牧區的另一個理由是,已經被羊兒吃了兩三個月草的區域,需要有時間復原,再長出鮮草和黑莓葉,羊兒吃多種植物,才會頭好壯壯,只是我們做主人的就累囉。










當然要先算出需要多少鐵竿、鐵欄、木樁、和一道大門,以免它們闖進菜圃果園,一株種了七八年的果樹,他們可以在十分鐘之內把葉子吃光光。





















































做大門的木樁還必須是鐵路軌道的木頭,好重啊。先把車道兩邊圍出來,然後開始清除荊棘叢,披荊斬棘,挖歩道放鐵欄,還要注意遠離大石塊、和倒下像座獨木橋似的大樹,否則貓熊和蓋兒一定從那兒跳出去,到高速公路上逛大街。

























花了兩週不停的工作才圍好,在把貓熊和蓋兒叫過去之前,他們先打了一架,一直打到新牧區的車道出口柵欄前。玫瑰也是,和瑪琪塔、蒂蒂各打一架,白雪加入陣營幫蒂蒂,蓋兒卻趁機想和蒂蒂做愛,是因為認真的女人最美麗嗎?



























小朋友倒是老神在在,自玩自的,不是好奇的像小神農找各種草吃,就是在石子路上曬太陽,不然就在土坡旁練習跳高。



























打完架,大家又分頭吃草去了。蓋兒跟著我去把纏在小樹上的藤蔓扯下吃掉,這些藤蔓可細如條、粗如幹,常常好幾根一起,把樹一層層緊緊纏住,讓樹無法長粗、長大、呼吸,最後死亡,最可惡的是,它們常借多刺的野黑莓攀爬,我們很難把它扯開,但野黑莓只是自己繁殖的討人厭,不至於把樹纏死,又有營養的野黑莓果實讓我們吃,不像藤蔓自私自利,犧牲讓它向上攀爬的杉松等樹木,我只好不留情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