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21

良辰吉時接新羊 Rose and Lulu

前兩天到距離我們 20 英哩 (Mile) 的鄰居珊蒂 (Sandy) 家,接山羊閨女。才進農莊大門,五六隻羊兒就團團把我圍住,拽背袋的、蹭牛仔褲的、撕咬襯衫、咬皮帶的,不知是因為她們太餓?還是熱烈歡迎我?聊了一會兒山羊的八卦,那些傢伙仍緊挨著我親熱,一群小羊在遠處跟著媽媽們戲耍;主人夫妻告訴我們,原答應賣給我們的其中一隻,他們決定留下做種羊,正是挨著我最近,一幅“快帶我走吧”表情的黑姑娘,不過既然主人不願割愛,我們也不好勉強,只是親和力這麼高、又如此信任我們的羊,新環境的適應力也一定會很好,有點惋惜娶不到她。

Sandy 接著帶我們歩向另一間羊舍,只見三隻羊兒安靜的躺在裡面,看我們進來,受驚似的往牆腳擠,原來這才是要賣給我們的三個閨女。我那養了幾十年動物的朋友,細心檢查她們的牙齒、體型、腿、背,決定帶走一歲半的姐姐玫瑰 (Rose,生日是 2/28/2006) ,和一歲的妹妹露露 (Lulu,生日是 7/5/2006)

她倆是同父異母,老爸是粗壯高大、滿臉黑毛、分不出鼻子眼睛、卻十分愛跟我們搞笑的鬍鬚客,品種是純血統的奶山羊,名叫方利 (Finny);媽媽們倒是非常秀麗,玫瑰的媽媽叫阿花 (Flower),露露的媽媽叫阿珠 (Chula),兩個女兒長的很像各自的母親 (好家在),姐姐玫瑰是深棕色,妹妹露露是淺米色,都有奶山羊細長脖子的特徵。珊蒂警告我們,玫瑰的媽媽阿花十分潑辣,好做大姐頭,所以要當心她示威落單的另一頭新室友。

或許是知道今天要出嫁,兩位大小姐說什麼都不肯上我們改裝好的新娘禮車,死拖活拽的不願出門,第三隻曉得它可以留下,馬上歡欣的跑出去,又跟大夥兒混成一堆;好不容易把玫瑰和露露哄上了車,怕她們不安,又跟主人們買了一大捆她們平常吃的草料,我擠在後座靠窗,不時的伸手餵羊兒們都愛吃的帶殼花生,不過等車子一發動,奔馳在鄉間大道上時,四周多變的景色,和雨後舒爽的草原清香,立刻吸引了她們的注意力,安靜的抬頭享受拂面和風。

到家後又是一番奮戰,妹妹露露可能因為年幼,好奇心比較重,反而拖著我跑在前面,姐姐玫瑰才肯挪歩跟在後面,總算順利進了新家,只是對新環境的不安,說什麼都不肯再跨出閨房,到外面吃草,我們就暫時離開,讓她倆自行調適,然後每隔一兩小時,去和她們說說話;珊蒂夫婦傍晚時分,甚至體貼的帶來兩顆她們愛吃的糖果,安撫情緒,(不過我在姊妹倆睡前偷偷告訴她們,這將是她們此生最後一次吃糖,因為糖對牙齒不好)。珊蒂說羊兒的發情期在每年的秋季,羊兒雖然六個月大就能受孕,但媽媽太年輕對胎兒不好,所以她們多半等羊一歲以後才交配,告訴我們注意發情特徵:尾巴會拼命的搖動不安。大約九、十月受孕,明年二、三月生小羊,春暖花開、草兒鮮嫩、是最好的生長期;這兩隻羊又是天生不長頭角,所以沒有把大角卡在柵欄洞裡,拔不出來,受傷或死亡的困擾。昨天一大早去開柵欄和屋門的時候,她倆從食槽衝過來,其實嘴角還掛著幾根稻草,卻一臉無辜、假裝還沒吃早餐的望著我,我知道她們其實餓了,正是哄她們出門的好時機,不過雖說肚子餓,還是心存疑惑,於是照養羊專家教我的法子,先摟著姐姐的脖子,輕聲哄著她外面多麼好玩,青草多麼新鮮,然後示範性的鑽進鑽出她們的屋門,總算姐姐的腿動了一下,似乎心動又猶豫,我適時的在她屁股上輕輕一推,她就順勢一溜煙鑽了出去,爬上山坡,妹妹一看姐姐跑了,也趕快跟出去,不過二羊還是不敢跑遠,只順著圍欄,一步一回頭,確定我們人和她們的房子仍在視線範圍之內。

我們三不五時的去張望一下,確定她們的位置,而每次她們也遙遙互望;動物警覺的天性,仍教她們要注意觀察四周動靜。因為表現良好,傍晚剪了多餘的葡萄藤犒賞,兩姊妹高興的大嚼,不過我發現這兩個小姐只吃鮮嫩乾淨的葉子,老一點的葉和嫩莖都不碰,而且只要葉子掉到地上就不吃了,養羊專家在一旁說原主人一定太寵溺她們,餵食慣了才會這樣。嗯,這樣就不行了,進了我的山門,就要守我儉樸的家規,怎麼能如此嬌生慣養?看來接著是一連串改變行為的過程了。

今天一大早去 60 英哩外的丹娜 (Donna) 家接第三頭羊:McKida (瑪琪塔),和買山羊奶脂肥皂與皮膚保養品。因為主人是蘇格蘭人,所以幫她取了個歐洲名字。她比玫瑰小一個月,三月生的,是二姐;父親今年二月去世,母親也是純血統的奶山羊,主人養了 26 年的山羊,因為連年參賽,所以只留標準身材的美女和帥哥, McKida 的背脊太寬,而且聽說太會吃了,所以主人不打算留她,雖說如此,她的身價仍是玫瑰姊妹的三倍,都夠買好幾匹馬了。我的山羊專家說,山羊要等第一胎生完,才真正看得出潛力和性情,基本上她的體型應該會產很多奶水,正是我要養山羊的目的,而且太完美的羊身價都太高,我是生手,最好別糟蹋人家名門閨秀。McKida 的養父倒很帥,灰黑性感的毛髮,像頭獅子,很安靜沉穩。順便幫跟我們無緣的那隻巧克力色的明日之星 Cherry (明年將參賽,已預計會得冠軍) 和今年的冠軍得主灰山羊,與她們的主人合照、留個紀念。




















McKida 很大方,牽引她上車没費多大力氣,長途車行途中,還不斷伸頭跟我說話,到家後,乖乖下車讓我們牽她進門,認識玫瑰和露露;雖說 McKida 是新客,卻馬上展露友好風範,主動伸鼻子和玫瑰與露露打完招呼後,就伸頭探向戶外,並一路自己爬上山坡,開始工作 (吃野黑莓的葉子);玫瑰跟著出門,露露這個小跟屁蟲,自然是姐姐到那兒,她就到哪兒,我們笑她是玫瑰的影子。


看她們三羊幾分鐘就處熟了,又趕緊去接回兩隻下蛋的母雞,先關它們兩三天,再放到山坡吃蟲,以免晚上抓不回它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