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3

女人總是為難女人 Belly and His Wives

兩週前,我們跟山羊女兒:玫瑰和露露的娘家媽媽「珊蒂」借來的傻小子女婿「倍利」,一直和女兒們没動靜,因此決定把他送回去,然後把女兒「馬琪塔」(McKida) 接回來。

本來玫瑰一直在「勾引」傻小子,有一天甚至跟他玩親親,當倍利對小妹露露很感興趣時,玫瑰還吃醋的一直夾在它倆中間,把露露擠開,不過當傻小子總算跟著玫瑰走去黑莓叢之後,玫瑰又不理人家了,讓傻小子十分掃興。







































他真是一個敦厚的小子,帶他出門毫無困難,完全不需要推拉脫拽,幾片葡萄藤的葉子,就把他帶上車了,而且上車下車都自己跳,只是一進他家圍欄,就被兩隻公羊包圍,大概他身上有姑娘們的香味,所以兄弟們都誤會了,好可憐,又回到了「兵營」,他一定會很想念我們家的:有一大片山讓他奔馳、鮮嫩多汁的葉子、兩個美麗的姑娘 (雖然很潑辣) 、和供他無盡食物的主人我。









傻小子其實是一頭很理想的羊,適應能力強,又愛吃,不挑食,跟我們立刻處得很熟,一叫就來、不認生、又隨和,可惜他一身白毛太髒了 (山羊一輩子不洗澡),又已經是人家的公羊,否則他其實是很理想的種羊。我們順便跟珊蒂買了一瓶玫瑰母親「阿花」的羊奶,試喝將來玫瑰的奶味,還滿好喝的,什麼味道都沒有。不過山羊奶真的很貴,這樣一小瓶的價格和一加侖裝牛奶同價,沒辦法,物以稀為貴,羊奶只有養羊人家才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