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4/10

貓熊和飛飛的兒子: 健兒 Pindo & Buffy's Son: Trek, A Long Walk

Videos 錄影:
Buffy is scratching her horns
飛飛用樹枝幫頭角抓癢

Trek (White) and Paco (Black) are playing

健兒和巴可練習打架

Trek (white Kiko baby buck) calls his mom: Buffy
健兒找飛飛媽媽


三月最後一天 3/31 的下午兩點,我們今年的最後一頭小羊出世,
和媽媽一樣,奶油蜂蜜色,八磅重









和其他兄姐不同的是,它一落地,行走站立就很穩健,出生不到一小時,竟然跟著媽媽從羊屋 (第一牧區),悄悄走到很遠的第五牧區帳棚,然後靜靜偎在媽媽身旁角落,任我們呼喊搜尋 (以為它們母子被野狼刁走),都不吭聲,這麼會健行的小羊,我們就叫它 Trek: A Long Walk。









它也是出生第一天,就攻克小院水桶斜坡的羊寶,飛飛媽媽可是很得意呢










它和媽媽十分親密。飛飛或許是第一次生孩子,十分緊張,頭三天只要 Trek 不在視線範圍,就拼命呼叫。和馬琪塔、露比、蜜兒等媽媽的放羊吃草態度,完全相反,我們因此決定提早把 Trek 和兄姐放在一起玩耍。它和大家 (包括公雞) 很快處熟,畢竟是孩子,沒有種族、階級、門戶之見

















當然鑽食槽,把那兒當它的專屬臥室,是在我們意料之內的








只是它昨天調皮的過分了,天黑之後,竟然又偷偷獨自外出玩耍。通常動物在天暗之後,就一定回到藏身處,而且絕不出聲,這是防禦天性,以免被猛獸聽到,發現棲身位置









我每天至少點兩次名 (早晚), 羊兒在快天黑時會自動回家, 領頭羊並且會大聲呼喊, 像在通知我它們都回家了, 羊屋門不關 (除了剛生產的羊媽媽住的產房), 方便它們晚上出去小院喝水, 或睡在草地上, 大家基本上天黑後只在宿舍附近吃草 (如果餓的話),

但今晚
飛飛媽媽在十點左右,突然發出短促的兩聲呼叫,動物天黑後是不出聲的, 羊兒若叫, 一定有大事, 我立刻拿著手電筒巡房,驚見帳棚內沒有 Trek 身影,飛飛絕望的看著我們,兩人幾乎搜尋了所有牧區,因為它身型瘦小,我們擔心它誤鑽出圍欄,外出到山下高速公路,還特地搜索了下山車道,只有山林深處由於天色太暗,沒有去找








雖然明知 Trek 尚不熟悉它的名字,我還是一路呼喊,花了兩小時, 找到半夜還沒結果,連貼心的小乖都跳到帳棚頂端,幫我們瞭望 (其實藉故玩耍的成分居多)











最後決定帶著飛飛同行,它急得不顧黑夜出聲的禁忌 (也知道我們在身邊保護),大聲哭喊,親情的呼叫果然有效,耳尖的我聽到熟悉的羊咩怯懦軟語,我立刻把手電筒指向聲音來源,果然看到一個小白點,在遠遠的後山荊棘叢裡晃動,我領著飛飛接近,小健兒立刻鑽入媽媽腹下,喝起了暖甜的母奶,我們當機立斷,把所有羊兒領回羊屋,不住帳棚, 等明早再一一處置,它們可是很高興這樣的大團圓,小朋友立刻睡成一團,媽媽們則搶著佔據食槽位置吃宵夜,累壞的我們也趕緊回屋安睡。唉,養孩子真是不容易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