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4

讓我們一起來跳兔子舞 Rabbit Dance of Goats

「蜜兒姊姊,你的背借用一下。」急於吃水梨樹葉的飛飛說









羊寶寶們一定以為我們頭殼壞去,竟然准許他們進入果園、菜圃隨便吃,爬樹攀莓都不管,這在平常是不可能的。其實啊,是因為反正水果都採收完畢,低枝原本就要修剪,不如讓寶寶來吃。飛飛原先還不敢放肆,但在一旁看得好心急,瞧姊姊們吃了都没事,也放了膽大嚼。「大家一起來呀。」露比也加入了陣容 



























除了果樹,我們也引導莎莎、飛飛、糖糖進入蔓越莓等灌木叢,雖然維他命豐富的小黑莓其實酸苦,原是用來做果醬用的,小羊們卻吃得十分開心,滿臉都是莓叢裡的粘人種子,一隻隻成了花臉羊。聰明的雞兒跟在一旁,揀羊兒吃剩掉落地面的莓果,真是絲毫不浪費。





































沒想到莎莎還愛吃青番茄












很多人以為羊兒什麼都吃,那是很錯誤的以訛傳訛。
山羊其實很挑剔的,東西一落地沾了土,就不入口了。吃任何東西前,一定用鼻子拼命聞,味道對了才肯嚐,連我倒礦泉水進水桶,她們都不喝,還抬頭怪我怎麼給她們這種没生命的飲水,非要乾淨的山泉水 (或雨水) 才滿意。

不過這個習慣很好,保障了它們終年不生病,且自癒力極強

鄰居有頭小母羊,曾被山貓咬掉半邊臉,連喝水都會漏出來,大家以為她死定了,兩個月後,竟然在没看獸醫、没打抗生素的情況下,自行復原,現在甚至生了兩個孩子。我們的瑪琪塔在她受傷的第二個月,還去陪伴被隔離的她住了三星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