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9/17

天敵 Natural Enemy

雖然這三隻羊都是出了名的 eater (食客),但因為我們的住處不是平原,而是充滿野草、林蔭、與黑莓荊棘的森林坡地,仍有大量區域需要她們鋤草。山羊「鋤草」的方式,是吃掉植物的嫩葉,使它們不能行光合作用,日久即自行枯萎。

黑莓果實很像桑葚,是抗老防癌的聖品,只是可惜它滿身尖刺,每次歩行其中架設圍籬時,都被割的臂膀、腿上,鮮血淋漓;其粗根又深入地底,且範圍廣闊,很難剷除。曾聽過一個笑話:有人知道山羊是野黑莓荊棘的天敵,在買來羊兒之前,把枝葉皆剪除乾淨燒掉,只留下最難除的根,然後希望山羊幫他們把根吃掉。

野黑莓在任何惡劣的環境 (例如無水、乾脊、坡地) 皆可生存,又頗霸道,不但生長迅速,而且所到之處除了它自己,任何植物皆難存在,所以人類非除掉它不可,可惜了它一身營養功能。做人何嘗不是一樣呢,不要欺人太甚,自己再如何功名富貴,根深枝廣,也要記得留一口飯給別人吃、讓一歩路給別人走。

眼見已進入秋涼季節,上週加緊趕工,圍出了第四區,那是範圍最廣,最有探險意味的林區,圍好之後,還特地帶領三隻相當於人類青少年大的羊兒,走了一遭,頭天她們還有些膽怯,但第二天就見她們奔馳其中,似乎很能享受這個像天堂一 樣的新花園。

每當我歩行,走下山坡取信時,McKida 最愛沿著圍籬內跟著我,其他二羊尾隨其後,直到圍籬盡頭的最角落,站在那兒吃黑莓葉子等我,直到見我走回,再亦歩亦趨的跟我走上山,她們都快變成我的寵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