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4

煮酒寒冬 Prume wine in Winter

這裡的冬天就是這樣,可能昨天還暖風輕拂,羊兒們快樂的吃著南瓜皮,第二天就細雪綿綿,終日不斷了。



























從今天傍晚起,會連下三天左右、像細鹽似的小雪。白天多半氣溫很低 無雨、無風、也没太陽,接著下三天的雪,然後溶雪‧‧‧雪都不大,不過地上會很滑,走路要小心,否則容易摔倒骨折。高速公路一旦開始下大雪,加上冰層,就會很難開車,所以趁今天趕快進城辦事,沿路很難得的看到許多初生的小綿羊、駱馬、和牛群出來曬點小太陽。




































羊屋裡的水都結冰了,得用槌子把冰層敲破,雞羊才有水喝。我們帶著羊兒們進山吃草,因為山區很大,它們通常只在我們帶過的地方停留,新區不輕易涉入,所以需要每隔幾天,一個角落、一個角落的帶它們走一趟,把荊棘叢和藤蔓吃乾淨。


















很多野黑莓的藤蔓,常攀在橡樹或杉木上,如果不除掉,多年後粗壯的藤蔓會把樹纏死,所以要讓羊兒們一年年的吃掉它們的葉子,讓主枝逐漸枯死。





































開始下雪後,雞羊就都不想出門了,待在屋裡吃我們供給的三餐,Kiko 野山羊還會偶而溜到小院走走,奶山羊就完全躲在屋裡,做大小姐了。






















































照例做完一天的工作後,把柴屋填滿木柴,雞屋關好,母雞舒服的窩在巢裡,羊兒們友愛的在屋裡穿梭追逐,我們也進屋打幾個金蛋做晚餐,蛋色和超市買的真是很不一樣。再倒上一小杯自釀的李子酒,加上自己在火爐上慢烤的南瓜子,悠悠閒閒的聽總統候選人辯論,和世界經濟形勢座談。山裡的夜晚真是和白天大不相同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