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2

Thunderstorm and Joy got hurt 閃雷與依依受傷

Handmade Water Ram 自製水力幫浦
Videos of goats and chickens 羊寶錄影
Chickens 
Books and Movies Review 讀書和電影心得
Voice of goats 山羊的叫聲
Goat feed 山羊愛吃的食物

Back Yard Bio-Charcoal 自製木炭
Water Tank 儲雨水塔
Recipes 中西食譜

Garden 2013 可食庭園
Quinoa 2015 藜麥
Property Development 買山容易養山難


Videos 短片:
6/19/2016 健康的依依和姊姊潘潘快樂吃葡萄葉
Joy and Panda happily eat grape leaves
 

Why goats have those freaky eyes 
為何山羊的瞳孔是橫線狀而非圓形
8/7 Joy eats grape leaves 依依病中吃新摘葡萄葉
Goats eat Quinoa leaves 山羊吃藜麥莖葉
:


Joy changes her diet after she got sick She only eats fresh food: weeds, grass, blackberry, thistle, morning glory, grape leaves, maple leaves, oak leaves, vegetable from our garden (not from super market), quinoa leaves, and apple tree leaves. No dry hay, banana or wild pea. Only eating 3 bites of fresh red apple and watermelon.


六點就把雞放出屋子, 一切祥和, 未料平靜是突發意外的前奏.


或許是連續幾天破百高溫, 清晨七點突發兩個暴雷, 沒下多少雨, 但雷電巨響把雞羊嚇得四竄, 知道羊寶怕雷, 響聲過後, 立刻冒雨四處查看.


兩隻雪花雞寶與媽媽走散, 領它們回雞屋和黑媽暫待一處. 


正奇怪為何潘潘和依依沒和羊群在一起, 卻單獨躲在羊屋, 依依甚至把臉藏在內屋角落, 僅悶喊一聲, 姊姊潘潘卻不停對我大叫, 心知不妙, 進屋仔細查看, 依依藏起的半邊肚子, 竟被撕裂一大片皮肉, 雖說山羊血濃, 不太會大流血, 但那麼一大片傷口, 仍須立刻處理, 


估計當雷聲響起, 大家同時擠出門時, 它恰在門邊, 因此被木門邊緣割傷, 但事後各處查看, 仍不見任何門邊有落毛或血跡, 受傷原因仍是謎.


立刻連絡獸醫, 帶去急診, 雖打了麻藥, 它還是不停哀嚎, 從頭到尾托著它的頭, 並不斷輕聲安撫, 老獸醫手藝好, 卻也縫了兩小時. 未撕裂到肌肉, 是大幸.


回家的路上, 陪坐在車廂裡, 它麻藥將醒未醒, 半夢半驚, 所打的抗生素Resflor Gold, 副作用似乎是很痛, 一路掙扎哀嚎, 站也不是, 坐也不是, 隨著陣痛大叫不已, 只有讓它的頭睡在我腿上, 方能安撫一二, 


雖有意開高速公路, 以免鄉間小路曲折顛簸, 但對才動完手術的依依而言, 直線高速公路仍是折磨, 不停大喊, 得一手環抱她前胸, 一手握住車邊扶手, 才能保持平衡, 不在車內滑動.


下午一點到家, 把車停妥, 它反倒開始睡得很沉, 無法叫醒挪到備好乾淨牧草床鋪的羊屋, 只好讓它睡在車裡, 幸虧改裝過的車有軟墊, 又不斷用軟乾布幫它墊頭, 儘量讓它舒服些


獸醫交代暫勿餵食, 以免腹部脹氣, 繃開縫線, 要等它自己能站立走動, 才能吃東西


接下來四天是關鍵期, 交代每天用領回的稀釋優碘水, 大量灑洗血水導流管兩個出口, 三天後回診


五點半, 開始下大雨, 氣溫降低不少, 希望對南加州和所有野火燒山的森林, 有些幫助


依依仍沉睡在車裡, 只有當打開車窗探視, 才睜眼叫一聲, 看來她睡得很舒服, 準備在我車裡過夜, 因為離我最近, 


六點多依依起身, 抱它下車後, 不肯前進, 非等我站到她身邊, 才肯一步一瘸, 跟我走到羊屋專房, 難為她, 一進房門, 立刻跌坐地上, 似乎那一段路已耗盡它所有力氣.


帶姊姊潘潘在隔壁房陪她, 整間羊屋關上門, 只給姊妹倆住, 也讓雙胞胎姊妹有安全感, 


其他羊兒隔到第五牧區, 放好飼料, 回到羊屋, 用電腦鍵盤噴塵球當擠水球餵依依喝水 (小心嗆水, 用後內外立刻清乾淨, 收妥, 準備下次使用).


因她仍跌坐地上, 無力起身, 只好放草料在她面前地上, 幸好新草非常乾淨, 我進屋甚至脫鞋, 它連地上舖的草一起吃, 邊吃邊呻吟, 安撫她到九點天黑睡著, 才悄悄離開


8/3 凌晨 3 點隱約聽到喊叫, 到羊屋查看, 依依剛醒, 眼神明亮, 看來已渡過危險的第一晚, 


一大早, 趕緊洗沾滿血尿的軟車墊, 曬妥, 準備後天帶她回診時, 有乾淨的車廂讓它躺臥


整天能站能吃能喝水, 打掃它的房間8 為怕感染發炎, 儘量保持乾燥清潔.


除了三割牧草, 每餐餵牠一粒紅蘋果, 陪伴的潘潘姊姊也有青蘋果, 慰勞它陪妹妹的功勞


放它出小院, 眼巴巴的看著其它同伴能到處走, 


顧慮它的傷口在腹下, 坐躺時, 骯髒的地面會感染傷口, 因此頂多讓它走到隨時保持清潔的小院散步


它十分乖巧, 不吵不鬧, 雖眼神明顯流露出的渴望, 也知尚在病中, 因此灑尿大便後, 自己慢慢走回房間, 潘潘姊姊很猶豫是否犧牲自由, 進去陪她, 


8/5 回診, 因考慮它不能用後腿出力, 怕傷口撕裂出血與疼痛, 因此卡車車廂內地面用表面粗糙的硬軟墊, 讓腳蹄好抓地, 不會在車行途中費力在滑滑的車內站不穩, 或摔倒坐下, 撕裂傷口


並特別把裡部用睡袋塞住甚至跟它坐在一起讓它被保護在一個固定的空間不會感到驚恐雖如此起動, 換檔或停止時仍讓它不舒服幾次大吼並搖晃


表面粗糙的墊子雖利於動物抓地, 但坐下時, 會摩擦到傷口, 因此備妥一塊乾淨的舊床單, 在她要坐下時, 快速墊在她腹下


幸虧兩年前買新卡車時, 專為羊兒設計打造車箱, 三扇窗戶 (左右和靠我們坐位後方各一扇窗), 和刻意選購並親手裁製的硬軟墊, 如今才能裝備完善的載運受傷動物


醫生很滿意傷口的清潔, 抽出塑膠軟管, 並示範輕推傷部, 自下方傷處出口, 擠出清澈的黃水, 並噴灑稀釋過的 3% 優碘, 交代每天同樣清 4


縫線處若有黃水結膠, 或髒汙處, 需用稀釋優碘 3%, 和優碘噴濕的軟紙巾擦乾淨


下方傷處出口 (即原膠管開口處), 尤其要保持通暢, 不能結痂塞住, 若有流膿狀況, 須立刻通知, 並帶回診視


因傷口太大片, 要特別注意感染, 又打了一針抗生素, 若狀況良好, 10 天後可拆線.


交代兩周內只准在小空間內好好休養, 儘量不要走動, 會影響傷口復原. 


把羊屋都讓給她住, 所有門關閉, 讓它安靜休養, 她似乎知道情況嚴重, 竟未抗議獨處, 果然大部分時間都坐著, 只有大小便才站起來走一下


一打開通往小院的門打掃糞尿牧草時,  一溜煙跑到小院站著, 不肯回來, 連愛吃的花生都不生效, 只好硬拉回, 為不讓傷口感染, 儘快復原, 不能心軟, 從今天開始, 只有  割草, 蔬菜和水果, 不准吃會讓傷口加劇的花生了


8/6  自昨天回家後, 就一直不吃東西, 連最愛的西瓜香蕉蘋果都不碰, 只喝了一點水, 想必那針抗生素 Nufsor 很傷腸胃, 且不停磨後面大牙,  卻無法進食, 只能拼命喝水.


買了營養軟漿, 再不吃東西, 就只能每餐將軟漿按嘴, 放入她口內側邊按三下,  保住她的養分 (需依羊兒的年齡和體重給份量)


很抗拒洗傷口, 一定很痛, 由於隨時保持房間乾爽清潔, 傷口也很乾淨, 每天僅睡前洗一次 .

洗傷口時需把她按倒側躺, 當然很不樂意, 因此洗兩次後, 看傷口始終乾淨無紅腫發炎, 體溫亦正常 (102F), 就決定僅保持室內乾淨, 不洗傷口, 以免掙扎多次, 反對傷口不利 (覆診結果傷口癒合很好, 表示此決定正確)


本讓潘潘晚上陪妹妹睡, 但她在吃完香蕉和蘋果後, 吵著要去跟羊群一起, 只好放她出去


8/7  已三天未進食, 昨晚開始強迫她吃營養軟漿, 每餐暫時只給她兩口,  大小便正常, 肛溫 102  F (山羊正常體溫應為 101.5 - 103.5 F, 若低於 100 很危險, 要設法提高到 100.5, 食物是身體熱量來源之一)


把老母雞和孵蛋窩挪到雞舍, 空出羊屋最溫暖的一間給她, 


曬過太陽的牧草舖地, 食槽內為 3 割草, 香蕉, 無花果葉, 仍然聞都不聞一下


開放第一牧區給她, 結果她一溜煙爬上山坡, 想鑽過鐵欄, 跟羊群一起, 哄她回房, 


乾脆坐在她屋裡唸藥師經, 剛念完一遍, 她竟坐在地上睡著了, 我的聲音這麼催眠嗎?


醒來後, 開始吃一點新摘葡萄嫩葉


觀察她似乎開始有胃口, 但不知為何, 無法將食物放進口中咀嚼,  每當想吃或反芻時, 就只能磨後面智齒 (聽到磨牙聲), 但食物僅停留在口腔前部, 胃裡的食物也上不來, 因此只能吃一點嫩葉尖, 厚點的葉片都不能嚼,  最愛的西瓜, 都只能舔一點就吐出來, 


這次打的抗生素, 似乎影響了食慾和腸胃肌肉功能.  只能眼睜睜看著羊群大嚼各類食物


醫生建議帶去再打另一種抗生素, 增進食慾, 婉拒, 寧願讓她安靜在家待幾天, 不要用太多西藥,  繼續每餐餵她營養漿和水,  她開始自己吃礦物鹽


傍晚, 潘潘等在柵欄邊, 決定今晚陪妹妹, 真的嗎?  


進屋第一件事: 吃光妹妹不吃的好東西 (不浪費食物是山羊的美德), 


不管妹妹在睡覺,  砰砰匡匡各屋到處竄吃, 


好意心領了, 還是把她請出去, 讓依依安睡,


動物比人強的地方在: 不吵不鬧, 信任, 配合, 知足, 感恩


動物不會嫌棄人的表相, 無須互相取悅, 當我們用心相待, 換來的也是真心


8/8 清晨四點半, 餵她營養軟漿, 九點再去時, 已見她坐在小院陰涼處, 開始反芻, 好現象, 暫停量體溫和餵營養劑, 


地面和飲水始終保持乾淨, 室內甚至懸掛黏蠅紙 (4天才黏到一隻蒼蠅), 傷口亦十分清潔, 決定不打攪她, 讓身體有時間自行調整功能


經過這幾天, 依依開始享受獨處, 以前她非常怕孤單 (動物都不喜被孤立), 見不到羊群時會淒厲大叫, 


如今卻非常自在, 單獨睡, 自己吃, 一派安詳


雖然還是喜歡默默目送我離開和回家


姊姊潘潘決定用行動 - 吃, 為妹妹加油打氣. 依依看潘潘大嚼, 也站起身, 象徵性吃一些些, 大概一起吃才香吧


平日吵來打去的姊妹, 危難時, 是唯一留在身邊不離不棄, 向我警示的家人, 


雖然對實際醫療無甚幫助, 但精神支持還是有的, 至於朋友, 大難來時各自逃囉.


阿嬤 (領頭羊黛西) 十分負責, 這幾天顧不到羊群, 黛西每天領大家入山覓食, 


傍晚個個肥肥壯壯的回來睡覺, 沒讓我操心


下午依依吃了 6 小丁塊西瓜, 幾片楓葉, 和一口牧草, 


然後坐下睡覺, 似乎連吃幾口飯, 都費她好大力氣


8/9 隨時保持羊屋三間房, 和小院地面的清潔, 避免傷口發炎, 潘潘姊姊吃得多, 也拉得多, 都是她的大便


天天換新草舖地, 這幾天清出去的草已堆成山, 運去堆肥區發酵, 準備為菜圃和果園過冬用


每天坐在她屋裡唸藥師經, 一唸完, 她就睡著了, 醒來會吃點東西


口味改變許多, 不吃乾牧草, 只吃新鮮的葉子, 

幸虧在夏天, 菜圃果園裡新鮮葡萄葉, 羽衣甘藍多得是


去森林裡剪回幾枝野黑莓, 


莿蒺, 


和草坡上的野豆苗, 


在小院和大家搶著吃, 似乎比較有趣, 雖然她其實吃得極少


吃幾口就累得坐下


眼看羊群大嚼楓樹落葉, 自己卻只能待在屋裡, 不知道力量尚未恢復, 無力爬坡


8/10 仍希望能出去和羊群一起


為逗她高興, 幫她刷毛


陪她到第一牧區走幾分鐘, 把嫩藤蔓都吃光了


觀察她手術後, 只吃有生命力的東西, 即仍在生長中的蔬果, 


例如現摘的蘋果, 野黑莓, 核桃葉, 羽衣甘藍,


藜麥.... 因此再怎麼昂貴的牧草, 都不吃


一起吃比較香


吃飽後, 一起午休


8/11 摘下數桶紅蘋果榨汁, 依依胃口仍欠佳, 完全不碰, 姊姊潘潘單獨吃掉一大盆果渣, 


羊群把剩的也吃光了


放依依到第一牧區吃野草, 莿蒺和野黑莓


很羨慕羊群能四處走動, 隨地午睡


貼心的阿嬤, 領頭羊黛西, 儘量帶羊群停留在依依看得到她們的地方覓食, 以免依依感到孤單


依依仍走得慢, 後腿很痛, 


因此夜晚必須保護在關起門的羊屋內, 以免猛獸出現時, 她跑不快, 會被吃掉


可能飯後胃會脹氣, 讓傷口疼痛,食慾時好時壞, 偶爾餵營養漿, 營養漿無須反芻, 佔胃空間, 難過, 雖然不好聞, 也一定難吃, 但是唯一保住她營養的方式, 


吃完營養漿並餵她喝水, 擦淨讓她不舒服, 也可能引起蒼蠅盯的嘴邊剩餘漿汁


8/13 動物跟人一樣, 病中只吃身體 "需要", 而非 "想要" 的食物, 因此感覺上口味大變, 可見說羊甚麼都吃, 完全不正確


依依只吃生命力強的食物: 野草, 野黑莓, 莿棘, 牽牛花, 新鮮的藜麥葉子, 


楓葉, 葡萄葉, 橡木葉, 菜圃裡的蔬菜, 這些東西放超過兩小時就不吃了, 超市買來的菜平常就不吃, 現在連聞都不聞, 


現摘蘋果也只吃兩小口, 半顆都吃不了, 看她大便正常(左圖), 吃了3小塊西瓜, 但大便開始帶水分 (右圖), 


幸好她自知分量, 每樣東西都只吃一點, 沒有強餵, 完全尊重她身體告訴她的需求


不吃野豆苗, 落果或乾牧草, 


每天放她出去曬太陽, 她曬夠了或累了, 自己回去睡覺, 


不栓她, 因為太陽曬太多也不好


外放果園時要栓住, 否則會攀樹或吃附近的藜麥幼苗


仍很容易累, 但走動時間比前幾天多了. 潘潘姊姊和羊群知依依怕孤單, 常在午休時於附近陪睡.


潘潘自願晚上陪睡, 結果依依竟不許潘潘吃她不吃的三割草, 還頂姊姊出去, 把羊屋木牆和鐵欄撞得通天響, 把姊姊打得向我大叫救命, 只好把潘潘放出去, 依依才滿意的回屋, 真是不念舊恩, 若非姊姊當天向我示警, 依依早發炎而死, 唉.


8/14 清晨陪她第一牧區走一圈, 吃了莿棘, 


野黑莓, 橡木和楓樹落葉, 一小顆現摘紅蘋果 (不肯吃青蘋果), 


然後帶她回羊屋反芻休息, 培養體力, 準備下午開 45 分鐘單程去看醫生, 每次路途往返, 都是考驗她的體力, 雖然車內四周軟墊保護周全


先把腹下腫包內蓄的黃水引出, 幸好是透明的液體, 未化膿, 然後拆線.


打了跟第一次同樣的抗生素 Resflor Gold, 這針的副作用是肌肉抽蓄, 心跳極快, 山羊是非常能忍痛的動物, 連生孩子都不吭聲, 吼成這樣, 一定很痛苦, 一路哀嚎到家, 站也不是, 坐也不是, 兩小時後藥力才平復, 她昏昏睡去


醫生交待儘量關在屋內, 少走動, 讓傷口肌肉多休息, 羊屋地面舖了乾淨牧草, 較不會讓傷口發炎. 照顧妥善後, 趕緊洗車


8/16 晚上讓潘潘姊姊陪她睡覺, 以免太冷, 看潘潘姊姊一口氣吃掉自己不碰的三割草, 她也開始大嚼

8/17 餵二羊各吃完一粒蘋果和牧草當早餐後, 放潘潘到隔壁牧區相陪, 姊妹倆安靜對坐反芻, 就都不會感到孤單了, 羊群自己跑到第五牧區吃落葉, 


或西瓜皮, 青蘋果


8/20 除容易累之外, 胃口不錯, 吃得很正常, 每天早上仍只吃半顆蘋果, 不像生病前有多少吃多少, 反少量多餐, 每餐只吃足夠的量, 不貪吃, 

或許因為吃東西和消化食物, 都要消耗身體能量, 因此只吃 "必需" 的量, 而不吃 "想要" 的量吧, 人類也該學著如此, 不要貪心


8/22 傷口結痂, 讓它自然脫落, 不要剝它, 以免內部嫩肉出血或感染發炎


姊姊潘潘每天傍晚自動進屋陪依依, 順便吃可口的三割草, 依依也開始同食,


阿嬤領頭羊黛西, 體貼的領著羊群,  


在附近陪睡,


清晨等潘潘出屋後, 才一同到林中覓食


獎賞它們合群體貼的早餐是落地的水梨


尚不讓依依跟隨, 因腿傷未癒, 走路仍一瘸一跛, 走不快, 又容易累, 常需坐下休息, 若在草坡或林中跟不上群體, 很容易成為猛獸攻擊目標


8/25 傷口結痂脫落


上下坡仍緩慢, 可能另須一週, 才能回歸羊群


8/30 傷口幾乎完全復元, 等毛髮長全, 就能過冬了


8/31 胃口亦恢復, 她很乖巧, 從頭到尾, 都沒有像獸醫說的嚼血水橡皮導管或結痂的傷口, 甚至沒有用頭角去搔癢, 讓傷口不受干擾的恢復


9/1 放它回羊群, 結果除了姊姊潘潘, 大家都撞她, 領頭羊黛西 (依依阿嬤) 調解都沒用, 


陪吃兩小時後, 放她回牧區, 還是眼巴巴望著大家


9/3 兩天細雨後, 冒出許多野黑莓, 綁它入果園吃黑莓


潘潘姊姊作陪


9/6 完美的天氣, 黃道吉日, 依依回歸羊群


9/10 羊群很自然的重新接受依依, 


只是偶而去聞她的傷口


9/14 依依最大的改變是能坦然獨處, 入林覓食時緊隨我或羊群, 在羊屋附近草地, 則不再動不動驚惶大家不在身邊, 反自得的獨自吃草或反芻


連姊姊潘潘都沉穩許多


9/25 完全復元, 傷口幾乎已被新長出的毛髮覆蓋


與大家快樂進餐









9/28 醫生說需三個月復原期, 幸虧她體質好, 兩個月就恢復得不錯了

10/15 吃修剪的果樹枝
 

胃口非常好
 

滿臉幸福的沐浴在朝陽裡
 

11/23 傷口的毛都長齊了好過冬, 絲毫看不出受過那麼嚴重的傷
 

6/19/2016 早已完全復原的依依, 絲毫看不出曾受過重傷, 健康滾圓
 

快樂和姊姊潘潘吃草, 
 

反芻, 
 

和領頭羊祖母黛西散步
 


小南瓜和梅樂莉母女也當她正常對待
 

1. 無論人或動物, 儘量不要打抗生素, 副作用太大, 有些人對抗生素過敏, 甚至死亡, 宜讓身體免疫系統自行發揮功能


2. 生病時, 口味會改變, 吃自己身體 "需要", 而非 "想要" 的食物, 儘量吃天然食物, 而非加工食品



3. 多喝水, 自尿液排出針藥毒素. 依依手術後, 即使在不吃飯的3-5天內, 也喝了比平日多數倍的水, 尿有濃重的藥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