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7/3

Book Review: DAS PARFUM 香水

Hand made Water Ram 自製水力幫浦 
Videos of goats and chickens 羊寶和雞寶錄影 
Back Yard Bio-Charcoal 自製木炭
Home made food recipes
中西食譜
Property Development 買山容易養山難

Art Works 手工藝品


Movie 電影:
Das Parfum 香水
Scent of Woman 女人香
Por Una Cabrza 探戈

許多人可能有類似經驗,但不自覺,那就是:當你聞到、摸到、嚐到、聽到、或看到某件東西時,會觸發你一些記憶,無論那是溫馨快樂、或悲哀傷痛;它可能來自你的戀愛、職場、或甚至嬰兒期,你以為早已忘懷的那份情緒,卻始終如影隨形,甚至潛意識中不斷影響你的人格特質和慾望,讓你無所遁藏。

辛曉琪有一首紅遍半邊天的歌「味道」,歌詞中有一段寫著:
「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襪子, 和你身上的味道。

我想念你的吻, 和手指淡淡煙草味道,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
傳神的刻畫著戀人間以氣味緊密相吸的關係。

分手的戀人,也會收藏對方的衣物,藉著嗅聞獲取安慰。人們對於氣味的記憶,有時甚至遠勝過視覺。這些記憶,和情緒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18 世紀法國思想家盧梭即曾言道:「嗅覺,是記憶和慾望的感覺」。

用過香水或古龍水的男女皆知,它必須抹在自己身上的某些部位 (例如頸側、胸口、手腕動脈處),與體味結合,才是「你」的味道,單聞香水/古龍水的原味是不準確的。每個人的體味,幾乎和指紋一樣,獨一無二。僅「有緣人」才會“聞”出你、被你吸引。連動物都是靠聞體味,分辨親子關係,聞起來不是它的孩子,或被人類撫摸過, 身上有人味的寶寶, 是喝不到媽媽的奶, 且會被逐出家門, 凍死餓死的。

中國古人亦云:海邊有逐臭 () 之夫。這世上不管你狐臭有多重,體味有多怪異,總有人會喜歡你。就像榴槤或臭豆腐,有人愛之入骨,有人避之唯恐不及。

本書主角「葛奴已」的母親,是一位成天身處魚肉市場、不同臭味之中的勞碌婦人,在生他之前,已流產五次,他誕生在母親販魚攤子的地上,因聞到市場內老鼠、 腐肉、魚腥、垃圾等敗味而驚哭,讓眾人誤以為母親故意棄嬰而吊死生母,孤兒院內的孩子都不喜歡他,甚至刻意想悶死他,他長到五歲才會說話,但所有他學的字彙、語言,其實都是為了描繪他天賦異稟,異於常人的嗅覺天份而存在。

「葛奴已」能輕易辨別出最細微的氣味分子,調出最幽祕的香氤,吸引眾多女子愛戀。但他卻聞不出自己的味道。

他是一個沒有體味的人,就像一個沒有臉孔、沒有特質、沒有自我的 Nobody。這種天才當然不能忍受、也害怕別人發現這項事實,因此在不小心殺害他第一個愛上並想淬取她體香的女人之後,即開始瘋狂的用謀殺方式,收集女人身上的香味,並極力找出保存的方法。

因此,與其說他是在收集天下至美的香水,不如說他是在找尋「真我」、與一份自出生就欠缺的「愛」:無論那是母親的牴犢之情,男女之間的愛戀,還是平常人與人間的敬愛。他深深沉迷於這種無止盡的殺害、收藏、調製‧‧‧以為擁有“香味”,就等於擁有“恆久的愛”。

故事終結於刑場上一滴香水,讓眾人瘋狂的互愛,與高呼他為天使、上帝。他最後回到出生的貧民窟市場:那個沒有愛、不知道愛、也沒有快樂的地方。他在市場中央把傾一生之力調配的至美香水,自頭頂整瓶澆下,讓眾人快樂到發狂的啃咬全身致死,他的每一片血肉,從此與故鄉人、故鄉泥、故鄉水相容,希望從此故鄉有愛。

記得有部電影: Scent of a Woman,中文片名譯為「女人香」。敘述一個眼盲的退役中校 (艾爾帕西諾飾), 雇用利用感恩節周末, 賺取聖誕節回鄉旅費的品學兼優清寒學生查理

中校對戰爭和人生本已感憤怒厭倦,打算花光所有積蓄,完成最後的幾個心願,包括住最豪華的旅館、開法拉利跑車、在最好的餐廳吃大餐、和哥哥吵最後一架、然後舉槍自殺。

中校雖眼盲,卻有一項特長,那就是他能靠嗅覺,聞出對方用的是哪一種香皂, 憑其體味,猜出對方的容貌、身高、個性‧‧‧屢試不爽;

就在一個優雅餐廳用餐的晚上,偶遇鄰桌等待高傲遲到男友的年輕女孩唐娜,她身上清淡的肥皂香,勾起了中校對祖母溫馨回憶,指導女孩跳一曲 Por Una Cabrza 探戈 後,更激起了他靈魂深處對人生的熱情、正直,進而決定打消死念,轉而幫助查理和唐娜兩個年輕孩子,了解友誼、正義、與誠信的生命意義

同樣是香味,兒時不同的記憶,可以成為日後情緒障礙的殺人魔,也可以是純潔靈魂的再造者。

如果這個世間的每個家庭,都有一段溫馨的晚餐時光,父母溫暖體味的擁抱,大自然清純的氛圍‧‧‧孩子長大後,遇到再困難的人生旅程,這些菜香、體香、自然香,或許能在關鍵時刻,激起內心對人生重新出發的力量與信念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