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5/14

春風吹又生 Weeds and Goats

上天造物真的很奇妙,相剋相生,卻又相輔相成

野黑莓荊棘叢是一種十分棘手的灌木,常見於土地肥沃的坡地和草原,不但莖葉多刺,根部尤其深廣,難以盡除,卻偏偏是山羊的最愛










黑莓漿果類似桑椹,甜美多汁,其葉蛋白質豐富,羊兒完全不怕葉背尖刺,舌面一捲,就吃下肚去,大羊甚至連嫩莖都吃,而身上厚厚的毛衣,保護他們鑽進荊棘深處時不被刮傷。








我們養山羊的第一年,山裡到處長滿了黑莓,深秋時分,最喜在傍晚走路下山取信,一路走,一路小心摘著路旁成熟的莓果,常常兩小時後走一趟回來,肚子也填飽了。才一年功夫,去年山路兩旁茂盛的黑莓僅剩枯枝,羊兒去年把所有老葉嚼淨,今年初春黑莓只要一發新葉,羊兒就把它吃光光,通常黑莓荊棘叢在山羊如此的蠶食之下,三年就會死絕,沒有葉片光合作用營養的供給,母株亦無法生存








除了多刺的黑莓葉之外,山羊也愛吃沾到人類皮膚上,立刻起癢癢小水泡的毒橡木 (Poison Oak)和葉子如刀片尖利的薊類植物 (Thistle)。它們是連莖帶葉的大嚼,聽到那喀滋喀滋的嚼聲,好像真的爽脆可口呢









野草是當然的食物啦。不過羊兒很懂得疾病的預防,只吃草的上半段,因為若
附近有蝸牛或恬蝓,它們爬行經過、或吐出的黏液,就可能有寄生蟲附著在靠近青草根處,而蟲若爬到草根的某一個高度,會被太陽曬死,因此若食物充羊兒只吃到草根 1-3 公分處,遠遠看去,就像被剪草機除過草坪一樣,我們當初就是因為每年的春草,除不勝除,才養了天然鋤草兼施肥機: 山羊,這些長工非常盡責,每天上山下山的放羊,還省了我們健身房的費用









被人類世代飼養的羊兒 (如奶山羊肉山羊) ,由於是被小範圍圈養,不像我們野放山中。圈養人家在青草長得不夠快的情況下,羊兒常常連貼地的草根都吃,因此很容易長寄生蟲,必須定期 (約 28 天至三個月) 吃打蟲藥。養羊人家幾乎都自備顯微鏡,或將糞便定期送獸醫處檢驗 (費用很貴,一頭羊 $75)。若是專業養羊人家,羊兒有血統證明 (DNA 檢驗) 和健康證明書,花費就更高了,我們家只有馬琪塔是出自這種人家,重金買下,品質保證。我常笑說山羊的家譜比人類的還完備。(貓熊身價也不低,因其父母也有證明書,只要我們任何時候願意出基因鑑定費,他也能有血統證明)








但野山羊 Kiko 則對寄生蟲免疫,就算體內有寄生蟲
,也不會干擾到健康;我們因而又引進 Kiko (貓熊等大公羊莎莎飛飛皆是),然後策劃了不砍野黑莓、建造七個不同牧區輪流開放等政策,確保羊兒終身的健康和人類一樣,健康就是財富省下看醫生的錢,就是一筆鉅資,當然不是人人這樣否則就像我們的家庭醫生說的,大家都像我們一樣吃喝製作莎莎醬梅汁李乾,醫生就會通通失業了,哈哈

除了這些山裡自長的食物之外,由於本州土地缺乏一種礦物質,山羊又愛吃鹽,我們還隨時補充礦物鹽在帳棚的鹽盒裡,隨它們自由取食









媽媽羊的蛋白質也必須額外補強,葵瓜子與礦物飼料的混合餐,就成了上選。大小羊兒都愛吃。我家羊兒喝水也十分挑剔,跟我們一起喝經過政府檢定 PH 值高達 8 (滿分 10) 的山泉活水,靜放杯中幾分鐘後,會有氣泡慢慢產生,很像會呼吸喔,放越久氣泡越多,不過當然不會放太久啦,我們每一兩小時,都會去喝幾口的。只是羊兒被寵壞了,外面買的瓶裝礦泉水或自來水,都聞一聞搖頭走開,不管放多少天,寧願挨渴,也不喝一口的。山羊吃任何東西都先聞一聞只要味道不對就算是野黑莓葉果它們也不碰一口









孩子們尤其喜歡與媽媽共食,餵食的我們如果動作梢慢,走避不及,也會被羊寶圍上來當玩具,「飲食即娛樂」,是羊兒們奉行不渝的準則。 











大貓熊平時雖然對男生凶狠,但碰到可愛的小母羊跟他搶飯,可也没輒,都是它的女兒嘛









山羊非常懂得養生它們每天都要午睡吃飽一餐後,就隨地坐下來反芻,常常嘴裡還嚼著食物,眼睛卻漸漸瞇上,頭也慢慢歪向一邊,就這樣沉沉睡去,大約下午兩三點才再醒來繼續吃飯





































小健兒當然是跟青梅竹馬的「太妃」姐姐,和哥倆好巴可同眠 (它們真是走到哪裡都在一起呢)。


















黛西和弟弟永遠相依偎馬琪塔的兒子雖然塊頭大,但睡覺是一定要找媽媽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