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6/11

Book Review: One Of A Kind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

Hand made Water Ram 自製水力幫浦Videos of goats and chickens 羊寶和雞寶錄影Back Yard Bio-Charcoal 自製木炭
Home made food recipes
中西食譜
Property Development 買山容易養山難

Art Works 手工藝品


It is not about talentit is about HARD。」(無關天賦,只有不懈的努力;電影 Glory Road 裡,籃球教練對主角說的話)

曾因一項競賽獲獎,而在一年內,應邀巡迴參加一些大型的參眾議員募款、慈善餐會、與慶典活動。席間冠蓋雲集,在新 (加坡) 裔美籍經紀人帶領認識一些中外各行各業有成就的人士一圈之後,他手握一杯紅酒,緩緩告訴我至今仍銘記在心的一句話:

「如果以後你遇到一個亞洲人,在出校門後,被“國際型”公司聘用多年,你要尊敬他;如果他是自行創業,與白人做生意超過 10 年有成,你要很尊敬他;如果他在美工作 20 年以上,你要非常尊敬他,如果這人是個女人,你要特別尊敬她。」從那時起,我開始「讀」這些真實的偉人故事,包括馬友友、李安導演、和本書主角許芳宜。

跟其他國家比起來,美國算得上是個男女相對平等,種族歧視也不那麼嚴重的國家,但仍不可否認,女性有實際上的投票權,與比較平等的對待,不過是半個世紀以前的事。在這裡待過 10 年以上,於白人主流團體裡工作過的人皆心知肚明,想在別人的土地上單槍匹馬、白手起家、並出類拔萃,豈是「十年寒窗」、「傲雪寒梅」數字,能輕易帶過的無盡堅持;男人出頭都不容易了,何況是個女子。此無關天賦,而是不懈的努力與自信。

舞蹈、繪畫、文學、音樂或烹飪等藝術才能,在亞洲世界的聯考裡,從來就不是主流。父母希望孩子未來的科系或工作,最好是醫生、律師、建築、商務、電腦、科技‧‧‧要說服親友將來靠藝術工作吃飯,不但會被冷嘲熱諷 (若日後成名是另當別論),還可能被斷絕經濟,親子決裂。而藝術這一行,又是很主觀的東西,想在西方國家裡,說服觀眾,展現自己,則不但必須通曉地主國的語言文化,還要能自本身傳統文化精髓中,融會創新,同中求異,異中求同,自成一格,否則只會成「匠」,無法出「師」。

亞洲文化比較重視服從團體,喜歡聽話乖巧的孩子,因此父母從小教導子女,不要鶴立雞群、忌諱與眾不同;相較之下,西方國家比較珍惜勇於突顯個人特色、樂意「做自己」的人才。 在美國被當作寶貝的這些特色,於亞洲文化裡,可能會因其不同的聲音與作為,而被不斷打壓,終至遠走他鄉、或萎縮消失。

在美國進修時的母校,除了對博士學位的授與,十分慎重之外,當年還有個「奇特」的規定,那就是畢業生無論成績多優異,都不得留任教職 (連當助教都不行), 必須到其他國家工作五年以上,才能回頭申請 (如果你仍有興趣擔任教職),其用意是希望每位校友能走出象牙塔,進入紅塵修練,於歷練不同的文化薰陶後,帶回相異於老教授的理念,注入新血,就像優生學一樣,避免近親交配,自限眼界,如此才能生生不息,一代強過一代,永遠與世界接軌。

包容不同聲音的文化,成就了不止像許芳宜一樣的眾多人才,也同時為自己的國家,留下一棵奇葩,寬闊了自身的胸襟,同時教育了成千上萬下一代的視野。
張貼留言